亚搏体育官网_另一个收购事件即将诞生吗AMD想以300亿美元收购赛勒斯

随着摩尔定律逐渐失效,消费级计算机芯片的市长/市场发展速度放缓,趋于停滞。过去主要集中在PC芯片上的巨头们纷纷开始“寻找道路”。

不久前,英伟达宣布以400亿美元收购ARM后,《华尔街日报》又发生了收购事件。AMD试图以超过3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FPGA的领先企业塞林格。对此,AMD方面没有回应,塞林格表示:“不评论任何市长/市场谣言。”’

如果交易最终落地,意味着AMD将以更激进的姿态进入云计算、AI等前沿,探索更广阔的蓝色海洋。与英特尔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。

截屏2020-10-15 12.52.30.png

AMD有能力收购塞林格吗?

对于这笔交易能否落地,AMD应该先看看是否有能力收购塞林格。光是现金储备,AMD没有能力收购塞林格。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AMD很有可能以改变股票的方式收购塞林格。因为进入今年以来,AMD股价飙升了89%,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。利用自己的超高价值股权实现并购是AMD的最佳选择。

但是,如果购买相当于自己总市值30%的企业,并引进年销售额近50%的新事业,将对整个企业今后的管理、决策和未来发展方向产生重大影响,收购后的风险不容忽视。

回顾历史,2006年当时市值300亿美元的AMD以54亿美元收购了图形企业ATI。为了支付收购方案中的42亿美元现金,AMD的现金流经历了重大危机,甚至一度陷入破产危机。此次收购塞林格,AMD有可能面临类似情况。

还有一点值得注意,AMD自1988年收购MMI以来,已成为Xilinx FPGA的第二个来源。但是AMD和Xilinx同意停止FPGA产品线。Xilinx交换了向AMD出售股票,但AMD后来出售了Xilinx股票,Xilinx目前的CTO Victor Peng以前是AMD的高级高管。

Victor Peng加入Xilinx之前,是AMD的图形产品业务组(GPG)芯片工程副总裁,是AMD核心芯片工程组的领导者,支持图形和游戏机产品、CPU芯片组和消费者业务。

塞林格能给AMD带来什么?

赛林斯是FPGA、可编程SoC和ACAP的发明者,是世界上最大的FGPA芯片制造商,与腾讯、阿里、亚马逊、华为等巨头有业务往来,占据了整个市场的大部分。几年前,英特尔投入巨资收购全球第二大FPGA公司Altera。这足以说明今后FPGA芯片的重要性。

FPGA市长/市场本身规模不大,但却是5G通信、数据中心、无人驾驶、国防等众多千亿美元级市场的关键。更重要的是,它具有分布式计算场景的许多应用潜力,包括汽车系统、工业控制系统、视频编解码器加速卡等.未来潜力巨大。

AMD和Xilinx的结合将建立更多的角化企业,在各种市长/市场领域取得互补效应。AMD预计将加快Xilinx进入数据中心的速度,这可以提供多种多样的产品组合。Xilinx在渠道管道上有很强的存在感,允许AMD为嵌入式设计销售更多CPU和GPU。

此外,Xilinx能够为AMD提供的优势是作为相关技术先锋的2.5D封装的丰富经验,这对于AMD制造更大更复杂的SoC特别有用。同时,这两家公司也是TSMC (TSMC)的主要客户,合并后的公司在与这家庭院大公司谈判时将获得更有利的地位。

该收购事件的适当比较是,Qualcomm试图以440亿美元收购NXP。在此次交易中,电子的目的也是多元化经营,在车辆和嵌入式系统市场上扩大了版图。

总之,AMD必须能够进入高速增长的新市场,扩大现有数据中心业务。假设这给英特尔带来了困难时期,并通过丰富的利润率和现金流——收购了Xilinx。

过去一年,Xilinx生产了超过10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,而AMD只有6.11亿美元。此外,塞林格30亿美元的现金状况超过了20亿美元的总债务。收购Xilinx可以提高AMD的盈利能力。这是因为利润率更高。所有这一切都将帮助AMD保持未来几年增长最快的股票地位,帮助这个更高的公司获得更多的上升空间。

如果AMD和Xilinx达成协议,将成为今年最大的半导体行业交易之一。另外两起收购合并是模拟芯片工厂ADI收购迷信,收购英伟达ARM。目前,芯片行业似乎正在进入寻找“强大”的时代。随着产业整顿和风潮的持续,将会看到更多不同寻常的组合。

芯片行业的终战

近两年来,英特尔坚持IDM的芯片制造模式,负责芯片设计、制造的全部过程,导致芯片工艺重复延迟,在工艺上成为台积电、三星等芯片代工厂,使其脱颖而出。(威廉莎士比亚、Northern Exposure(美国电视剧)、半导体制造、制造、制造、制造、制造)。

今年7月,英特尔在财报会议上宣布,英特尔芯片在试生产过程中概率较低,将推迟6个月至1年,直到2022年底正式发售。这一消息使英特尔股价在一周内暴跌近20%。

AMD早就放弃了自主设计、生产的“大家庭大卖”模式,通过与台积电的合作,展示了工艺领先的Intel的产品。(威廉莎士比亚、Northern Exposure(美国电视剧)、Intel在10纳米制程上遇到困难的同时,AMD继续以7纳米制程推出数据中心处理器,在Intel占据绝对优势的市场上占据自己的市长/市场空间,赢得了亚马逊、微软、谷歌等主要客户的订单。

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,AMD的X86体系结构芯片市长/市场份额从23%飙升到37%,股价也在过去一年里上涨了1.8倍。7月末,AMD市值首次超过英特尔。Celing S和AMD联手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,有共同的竞争对手Intel。

截屏2020-10-15 12.54.55.png

AMD收购Cellings反映了亚马逊和谷歌等云服务供应商需求的增加。这些公司正在为新的数据中心投入大量资金,以满足通过互联网提供的计算能力的急剧需求。当然,AMD Sailings最直接的目的是加强其在数据中心领域的核心竞争力,进一步确保英特尔的市长/市场份额,以应对英伟达的突袭威胁。

此次交易达成后,AMD将配合CPU GPU FPGA的产品线版图,也是AMD迈向下一代异构计算的重要一步。另外,AMD还意味着有机会在AI芯片、物联网、航空、汽车、5G通信、人工智能等领域进一步深入产品的触角,开辟第三个优势赛道,重新增加与英特尔抗衡的资本。

无论是收购ARM、NVIDIA、AMD,还是收购赛凌斯,交易规模都是数百亿美元。这些传统芯片制造商都在把自己的触角伸向产业上游,寻找自己未来的答案。如果这两个交易最终成功落地,芯片领域将迎来新的终战。新战场是云计算、AI、物联网.…英特尔、NVIDIA、AMD站在新的起跑线上。

收购背后的变数

作为行业领先者,塞林格的实力毋庸置疑。受客观因素的影响,也不能避免面临业务下滑的客户损失的困境。(威廉莎士比亚、斯图尔特和其他人)另一方面,根据塞林格今年公开的业绩,无论是收入还是净利润都下降了。

赛林斯的业务去年受挫,当时主要客户华为被美国政府列入黑名单,因此该公司无法向华为提供芯片。此后,美国政府官员还将其他中国公司列入名单,其中包括赛灵斯的其他客户。美国政府此次措施切断了塞林格每季度5000万美元的收入来源,这给了AMD收购塞林格的机会。

因此,赛凌斯在转型过程中面临着结束商务客户的困难,AMD可以帮助这一点,双方可以自然地进行协商,从竞争关系转变为全面联盟。但是此次收购背后还会存在什么变数呢?

逃离垄断审查:AMD是除英特尔以外世界领先的微处理器制造商,Sylins是世界领先的FPGA芯片制造商,两家公司可以说是半导体行业的领导者,此次交易的金额超过300亿美元,这也成为了这项收购工作的变数。与半导体巨头收购一样,只能受到更严格的监管审查,不同国家对审查的战略考虑也不同。此前,英伟达收购ARM也受到了同样的影响,对AMD来说,能否顺利通过各国的审查面临着不小的风险。

强大的两个对手:英特尔在服务器处理器生态领域构建得更好、更全面,在数据中心领域也支持强大的全球合作伙伴系统。这可以说,攻破英特尔这个行业的大山仍然是一件难事。更不用说,像威廉莎士比亚、Northern Exposure(美国电视)、成功这样的发展,在过去5年里股价暴涨1900%,芯片新势力领先。面对如此强大的两个对手,AMD也有自己的优势,但市场担心此次收购也不足为奇。

下游企业的担忧:AMD和Sysling都属于上游企业,收购对两家公司来说是强大的联盟,可能各有所得。对于下游供应商,如果要购买FGPA芯片和相关解决方案,以前可以以中立的理由避开下游客户由英特尔收购的Altera,但如果AMD成功收购Celling S,则只能由英特尔和AMD选择。此前,随着英伟达收购ARM,许多下游企业也对ARM今后能否保持中立表示了极大的担忧。

英特尔名誉会长戈登摩尔通过长期观察得出著名的摩尔定律“每24个月可以进入集成电路的晶体管数量就会增加一倍”。这一归纳定期修订,不仅成为今后准确的预测,还强烈敦促计算机芯片开发过程。摩尔定律出来55年后,人们看到电脑芯片工艺水平提高并不惊讶。

摩尔定律因技术而有失效的迹象。根据摩尔定律,英特尔应该在2015年生产10纳米工艺芯片,但到2019年为止,英特尔没有努力将芯片的电路大小减少到10纳米。在此期间,AMD的Zen架构CPU抓住机会,确保了市场。半导体产业中技术的限制是致命的。AMD也因大厂格罗蓬德的工艺瓶颈而低迷,并因增设台积战7纳米技术顺利渡过难关。众所周知,核心技术“脖子”的味道。

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因此提出了“班摩尔定律”,并一直威胁英特尔、AMD等公司。“即使一家IT公司现在销售的产品与18个月前相同,营业收入也会下降一半。(威廉莎士比亚,北方Exposure(美国电视剧),成功。)任何技术变革都有可能使公司永远倒下。

在半导体芯片制造技术革新上,在远远超过英特尔AMD的实力上,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。(威廉莎士比亚、半导体、半导体、半导体、半导体、半导体、半导体、半导体)突破瓶颈、成就冲浪瞬间也令人羡慕,但战线总是拉长,胜负不明显。

不管是追赶摩尔定律还是推进摩尔定律,最重要的一点是投入巨额资金。晶圆厂的年度支出是包括固定资产折旧、运营成本、研发成本等在内的巨额资金,因此晶圆厂的生产能力、产量和工程水平必须保持在非常高的水平。否则就是巨额亏损。

亚搏体育官网_另一个收购事件即将诞生吗AMD想以300亿美元收购赛勒斯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