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yabovip.com-人工智能时代的安全职业是什么

[新闻随笔]

作者:姜基平(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和技术经济所信息化和网络经济室主任)。

人工智能时代的安全职业逐渐成为人们需要面对的问题。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,原来人负责的工作被机器代替了。阿尔法狗做围棋冠军的工作,微软的小冰块做诗人的工作,特斯拉无人车做司机的工作,亚马逊无人超市做售货员的工作。传统职业不再安全了。人们不禁要问:以后还有什么职业是机器难以替代的,相对安全吗?

判断这个问题不能依靠猜测,需要思考的框架。人工智能时代安全职业的问题是人工智能擅长什么,不擅长什么。人擅长什么,不擅长什么。准确掌握人和机器各自的优势和劣势,这个问题自然有答案。

首先,朱迪亚珀尔和达娜麦肯齐在合著的《为什么:关于因果关系的新科学》中论述了与人工智能本质相关的问题。他们提出了理解人工智能能力本质的简单框架。这就是因果推理的框架。因果推理是指相关性和因果关系之间的关系。通俗地说,相关关系对应归纳,因果关系对应演绎。珀尔院士反对只谈关系,不谈因果关系,他认为人工智能只有通过建模将相关提高到因果,才能通过推理解决问题。

这意味着,如果应对职业,找不到规律的工作(没有相关因果的工作)更适合人完成,有规律的工作(可以从相关方面推断因果的工作)可以用机器代替。更简单地说,不能做模型的事,机器不能代替人。例如,有些人购物,建模往往不能做好他们,所以为这些消费者服务的工作很适合人做。

其次,对于与职业本质相关的问题,斯科特佩奇在《多样性红利》年也提出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判断框架,认为多样性优于能力。这里的多样性都可以被臭皮匠(人)代替。能力可以被诸葛亮(人工智能)代替。鞋匠在什么条件下能稳定地战胜诸葛亮,或者在什么条件下能稳定地战胜人工智能?事实上,条件很简单。人不如天的人不适合诸葛亮(人工智能)。相反,人善解人意的人都不适合当臭匠。显然,人工智能这个“诸葛亮”看起来很了不起,就是说,如果计算不好,当然要投降。什么不清楚?根据佩吉院士的理论,这比股票市长/市场、生态多样性、婚姻等计算力更复杂。

最后,关于人工智能与职业关系相关的问题,马化兴、王鹏合著的《做出好选择》提出了将人工智能与职业相关联的判断框架。该框架将工作分为程序性工作和探索性工作。程序性工作相当于发现珀尔院士所说的可建模因果关系,相当于佩吉院士所说的“能力”型工作。探索型工作相当于珀尔院士所说的关系不能建模的工作,相当于佩奇院士所说的“多样性”型工作。《做出好选择》认为从事探索型工作是未来的方向。这是人工智能时代的安全职业。这本书总结了社交、设计、经验等三种有希望的探索型工作。

但是,如果理解人工智能的原理和职业的原理,安全职业就可以无限增加,而不是这三种以上。例如,网络文艺全行业都符合佩奇院士所说的“多样性”标准,如果作品相同,可能会被判抄袭。其中包括网络文学、网络音乐、网络视频、网络音频等10多个职业,因此,从产品内容化、体验化到直播带、儿童注射专用动画设计等多种职业将进一步衍生出来。另外,例如,网络娱乐被细分为体育、游戏等数百种比人类具有天算特征的职业,无穷无尽。总之,只要接触到人类的感情(例如对美好生活的憧憬),就不适合人工智能。真正的问题反而是安全职业可能数不胜数,要想强迫人工智能,需要再努力一点才能拿出人手,也可能是尽情发挥的机会。(安全)。

《光明日报》 (2021年01月19日02版)

www.yabovip.com-人工智能时代的安全职业是什么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